当前位置:首页 > 天使湾新闻 > 正文
我带着朋友和机器人上月亮散步
2775+

2012年还剩1/3,但是基本上可以断言说,我已经读到了今年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年度文章。这就是《纽约客》杂志在2011年年底采访风险投资人彼得·泰尔(Peter Thiel)写成的文章《No death, No taxes》(《没有死亡,没有税赋》)。他在其中表达了不少对“互联网重要性”的大胆质疑,很有力量,也非常值得我们互联网人思考。比如,Thiel认为iPhone比之当年的阿波罗计划简直是小玩意。他又遗憾的认为,我们现在所处的信息时代,信息化创造的工作岗位不够多,没有从根本上革新制造业,也没有大幅度提高生产效率,以致于在虚拟世界里的发明创造,都不能代替现实生活里的技术进步。  
Thiel有所怀旧,他认为美国的五六十年代是一个科学想象力痴迷的黄金年代,无数的科幻小说激发人们无穷的想象力,那是《杰森一家》和《星际迷航》的年代。正是因为人们敢想,科学思想与工程技术受得广泛推崇,才让美国科技与教育都有很大进步,反过来也大大改善了人们的生活。Thiel认为,美国对未来的热情,是从1973年石油危机起开始消退的,自此,美国陷入泥潭,技术发展开始减缓。
“从我们不再创造伟大的科幻小说就能看出,我们不再热情地构思未来。现在的科幻小说,要么讲科技不管用,要么讲科技被坏人利用。1970年的《年度25篇最佳科幻小说集》里的故事都是‘我带着朋友和机器人上月亮散步’,而2008年的却变成了‘银河系联邦是原教旨伊斯兰政体,人们靠追踪和毁灭行星取乐’。”
 
Thiel的核心观点是,互联网的重要性虽然不言而喻,但是它创造的价值对整个现实经济来说,是不足够的。它对人类生活水准的飞跃提高,也并没有像20世纪前半叶的车间流水线、摩天大楼、飞机、个人电脑都来的更为有冲击力。而他最为悲哀的是发现,美国人丧失了对未来的热情,他觉得美国人只满足于零碎渐进的技术发展,而忘记了真正的技术革新有多么的波澜壮阔。
 
“曾经,我们想要的是飞行汽车,但现在,我们却把140字限制当成宝贝(Twitter)。”
 
这是一句多么刻薄的话,但是却不得不承认是有力量的,不是么?我们姑且不去争论互联网与工程科学相比,它们彼此给世界带来的价值孰大孰小。然而,有一点,我们都不约而同的看到:人类的想象力对我们的社会发展有多么的重要!
 
由此,我也陷入很多思考,发散了几个问题,有的只是提问,有的我尝试着给出了自己的回答,希望能抛砖引玉,一起思考:
 
一问:在中国这个山寨互联网的世界,创业者们,敢不敢有自己的想象力?
中国是一个从来不缺乏想象力与创新精神的国度。历史上只要在稍微开明的王朝,这个国家无论在科技还是在文化上的创造力都是惊人的。即使是近三十年,以科幻小说为例,1978年这个国家刚刚从文革浩劫中恢复过来,3月“全国科学大会”召开后,中国的科幻小说瞬间进入蓬勃喷发状态,在1978年到1980年短短3年间,至少出现了30种专业科幻刊物和报纸、200百多种文学期刊、近180种科普期刊,中国一千多种报纸都在竞相发表科幻小说,每年都有成百上千的原创作品问世。可惜好景不长,1983年的“清污”运动将最代表国人想象力的科幻小说顷刻打入谷底,至此一蹶不振。
联系到互联网。中国互联网的先天发展就是从模仿开始,这点不必讳言。但是互联网发展至今,中国的创业者与投资者们越来越多的发现,一味的模仿已经完全失效了,如果只是停留在照抄别人的产品模式是绝难成功的。
创业者不必纠结于抄袭,好产品不是抄出来的,是年复一年运营出来的,是月复一月持续迭代出来的,是日复一日细节精益出来的。有抄袭一时的勇气,更需要有经营一世的决心!
 
80后、90后乃至00后对于中国互联网的适应程度、移动互联网带来的新的机遇,给我们越来越大的一个启示:这是一个验证中国互联网创业者无穷想象力的最好机遇。可是很遗憾的是,在App Store中国区的大量类别产品中,在各大安卓生态的的大量应用市场中,我们鲜有发现充满想象力的产品。有些在需求的把握上很有想象力,但是在产品的研发创新上令人不敢恭维。
 
二问:互联网大公司与不断新兴的创业者,未来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生态关系?
横亘在中国大量初创团队面前的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是,中国的几大互联网公司来复制、抄袭你时,你怎么办?其实,从天使湾自身投资的角度来讲,我们从来不问创业者这个问题。对于刚刚初创的团队来说,这些问题不是你该思考的问题;而等你真的被大公司盯上的一刻,你的创新价值已经基本上得到了承认。世俗点说,到此阶段,无论你的声誉还是成就都已经得到了体现,又何怕之有?
 
仔细去观察,中国互联网至今,有多少款真正原创充满想象力的互联网产品是被大公司山寨整死的?再问,多少初创公司在开发一个产品时,不也是不断剽窃大公司一些不为人知小产品、小创意,甚至直接剥离一些UI设计和前端代码的呢?
 
对于山寨问题的看法,是考验一个初创团队成熟度的问题。而最重要的是,所有的这些都是问题的表面,因为最大的本质是:我们的初创团队里,有多少人开发过让用户记得住的、有想象力的产品?
 
还有人说,中国大公司缺乏收购并购的格局,然而,有多少国内的小公司又有别人收购的价值?真正有原创性的革新技术吗?有真正极具想象力的好产品?有真正某一细分领域不得不服的渠道优势?有能力足够强悍的一支团队?
 
对这第二个问题,我的答案是,市场应当会有大量小而美的公司独立存在,在总量上可以跟大公司抗衡,因为创业有太多需求与细分领域需要这些小公司去满足。在天使湾内部的一次交流分享中,我们一个项目的创始人的一段言辞我也很认同,引用于此:
 
“如果既有格局的这几家互联网大公司是高山的话,那么大量不计其数的初创公司就是从各个山涧流来的小溪,他们汇聚一处,抱团而自成湖潭,当小公司们持之以恒,用自己的想象力不断构筑自己的市场,一天天不断成长,终归一日也可以水漫金山。”
 
三问:如何让互联网更具穿透力地贡献出它的价值,还原互联网的工具面目?用互联网思维改变传统产业是否是下一个大变化?
Thiel认为互联网的价值太多局限于虚拟世界的创造力。的确,互联网发展至今,Web2.0的社会化众包固然有它强大的社会价值,但是它又如一剂剂毒药,让很多创业者与投资者爱恨交加、欲罢不能。互联网作为一项信息技术,从诞生之日起更多的就是以工具的层面出现,所以我认为2.0的信息交互模式也更多应该只是作为信息众包的工具载体,最终都是为了能够商业化的1.0模式服务。无论是Web,还是APP,还是未来的某种形态,互联网的1.0才是常态。只是信息的转变过程应该是:被动—主动—被动。2.0也只是工具而不是目的,互联网的商业化都应该在二次1.0的信息服务上。信息的被动获取才是常态,这是人性所在。
 
高价值的内容、高附加值的服务、高门槛的专属渠道、互联网作为最合适的信息技术解决方案,未来几十年依然会持续贡献它的价值,这点我们一直深信不疑。
 
然而,当我们越来越多的创业者不断局限于虚拟世界的创造力(比如人与人在虚拟世界的互动产品的开发)时,我就觉得非常谨慎。互联网还有大量人与物、人与产业、产业与产业的信息交互方式变革等待我们去解决,不仅要面向我们跟前的同城活动、吃喝玩乐、交友约炮,同时要面向更广阔的商业视野和社会需求。最关键的是,虚拟世界的人与人互动产品都是零一游戏,除非在新技术或新模式上有所先发,不然后起者都很难再超越。
 
所以,是否是时候还原互联网作为工具的本来面目,带着互联网人特有的思维角度去改变某一个产业、某一个细分人群的特定需求了?当很多人仍不理解丁磊在几年前开始的养猪计划时,我却愈发佩服他养猪的先见之明。
 
互联网之于我们,先是一种工具,其后是一种思维模式,最后就是一种生活方式了。
 
除了股票投资,互联网堪称是人类历史上最自由竞争的产业,这里的生存者当有着卓越质量。那么就让互联网人放弃高高在上的虚拟世界,带着互联网的气息和方法,投身于更广阔更具体的商业世界的各行各业中去。不是降级,而是充满想象的解放和新生!
 
四问:哪一类人才有可能承担得起这个BigOne的上帝呼召之任?你是哪一类创业者?
所有投资者都希望自己能够投中BigOne,而所有创业者虽然不一定一上来就想做BigOne,倒也从来不承认自己做的就只是个小玩意。之前我给一位犹豫是否出来创业的程序员回过邮件,总结了三种更适合创业、或说创业更有优势的人:
1 被主流价值观排斥在社会边缘的怪才创业者;
2 生活保障基本无忧,有更高追求的创业者;
3 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创业者。
 
当然还有是上述几类中混合的创业者:
第一类基本上都是天生的创业者。他们思维迥异,有非常活跃的想象力与创造力,但在国内环境下,基本上都处于主流价值观的边缘,他们的多数观念与思维方式都是不被身边大众所理解的,这类人如果不出来创业改变这个世界,向所有庸人证明自己是对的,都对不起上天赋予的才华与禀赋。他们或许很早就露出了各种潜质,也许正在经历创业中大大小小的一些挫折,也许正默默无闻于某家公司暗暗积蓄力量,但是无疑这类人才是真正改变中国互联网未来的群体。
 
第二类,又分两种情况:一种是家境比较宽裕的,在基本的生活保障上不成问题,有房有车。大凡这种家庭出生的人出来创业更多是为了某种证明,或是成就感,或是兴趣热爱,他们抱着更加开放与享受的心态来创业;另一种是年纪稍大,大致在30岁以上的创业者,他们在以往的工作或连续创业中,已经积累了一定的物质基础,生活基本无忧,出来创业完全为了更高的实现人生价值,除了物质上的进一步追求之外,可能更为看重社会价值认同。此类群体出来创业会更加务实,往往从一个细分的切入点着手,给用户不断带来实实在在的价值体验,润物细无声中一点点汇聚成一家比较大的公司,能否究竟成为BigOne则更多依赖天时、地利、人和的造化了。
 
第三类,有一部分还有可能与第一类重合,也分很多种情况。比如被中国该死的高考体制因地区性分差歧视挡在外面的失意者,以致整个人生轨迹有所偏差的;比如因家庭窘迫上不起学的;比如当年因为贪玩/个性没有走正常既定路线的。这批“失足者”在以后的人生中在旁人眼里都是捡便宜心态的,没人给过他们什么压力,反正能娶个老婆养活自己好像都是赚的,自己都觉得是赚的,背景差能力强,但是过了多少年打工生涯依然有无畏的勇气想开创自己的一番事业,这是一批非常值得尊敬的野蛮生存者!坚韧、磨砺,保留着最初的天赋,对商业还有天然的敏感性。所有上述情况的人,出来创业或许确是改变自我人生轨迹最好的方式,但是这部分创业者,唯一需要警醒的是,他们需要比前两类人更强大的学习能力来不断突破自己的成长天花板,没有足够的学习成长性与格局视野,一不小心就做成了一个举步不前当然也有可能活得还不错的小公司。
 
所以,如果你是以上的任何一类,尤其是第一类人,你就应该有被上帝选中一样的使命感,去做一些改变世界的事情。有人蜂拥而去争夺一个公务员饭碗或进入垄断国企,安享晚年般地虚度青春;有人出国定居独善其身置身事外,但真正的创业者不会这样。
与此同时,有太多的人不适合出来创业。在现下的中国,无论是投资者也好,媒体也好,鼓噪年轻人轻易的出来创业皆是不负责任的。但是,我们却要一起鼓励充满进取与敢想敢为的创业者精神。人的一生,广义来说,都是一部创业史,从呱呱坠地,到咿呀学步,到学会第一次写字,画画,第一次参加工作拿到第一份薪水,再到于所属的行业摸爬滚打一步一个脚印成就自己更大的责任。我们生而就在创造每个人自己独特的事业,只是区别于是自己主导,还是成就别人事业的同时成就自己。
 
狭义上的创业,历来都是最孤独而决绝的,在过程中哪来多少耀眼的光环?
 
五问:天使投资人到底是什么玩意,其使命究竟该是什么?
天使投资这两年纷嚣尘上,对中国互联网的促进发展有目共睹,一段时间内其风头似乎盖过了所有的VC。作为一个新生事物,中国的天使投资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个行业还充斥着大量的跟风、浮躁与不专业。天使投资作为整个投资产业的最前端,它必定是所有投资阶段中失败率最高的,一方面它要有较大的容错度去支持早期创业者,一方面它也希望社会有更好的宽容度去接受相当大的失败率。
 
天使湾认为,真正的天使投资人,在面对几可预期的高死亡率下,是依然还有勇气与那些孤独而无畏的创业者一起,不知死活的烧向未来。其间,自然还需要关乎利益,关乎合乎天道的回报,但最终,它更关乎到了人类发展进化的一种生态哲学——挑选创业者,并矢志一起推动世界进步。
而伟大的天使投资者,相信伟大的财务回报来自于对这个世界的伟大改变,所以才敢于在无比早期阶段就抱有乐观主义精神,甚至比创业者还要乐观和疯狂!
 
文章的最后,我们还是要再强调下想象力,想象力,想象力。正如文章开始提到的Thiel,他相信,美国的许多问题,例如制造业崩溃、薪水增长停滞、金融业畸形膨胀,正来源于人们想象力的缺失。他说,“世上的变化让你眼花缭乱,但却没有任何进步。”
 
我们都知道,中国的许多问题比之美国更复杂,然而又不得不承认,中国创业者想象力的缺失比美国严重的多。难道这也不是我们互联网进步、科技进步缓慢的重要之因吗?
 
药方是什么?
Thiel开出的药方是创业者:孤独而无畏的创业者,扑向燃烧的未来,对无知大众的反对毫不在意。天使湾非常认同这个药方,我们愿意鼓励属于中国年轻创业者自己的想象力,世界值得改变,不是这样吗?
 
让“我”能带着朋友和机器人上月亮散步。
 
本文已独家授权虎嗅网发表,文章地址:http://www.huxiu.com/article/2857/1.html
本文Mars curiosity 图片来源于 Nasa Images

 

About

天使湾合伙人,ydd@tisiwi.com

报歉!评论已关闭.